古诗岛古诗文词大全

牡丹赋

  古人言花者,牡丹未尝与焉。盖遁乎深山,自幽而著。以为贵重所知,花则何遇焉?天后之乡,西河也,有众香精舍,下有牡丹,其花特异,天后叹上苑之有阙,因命移植焉。由此京国牡丹,日月寖盛。今则自禁闼洎官署,外延士庶之家,弥漫如四渎之流,不知其止息之地。每暮春之月,遨游之士如狂焉。亦上国繁华之一事也。近代文士为歌诗以咏其形容,未有能赋之者。余独赋之,以极其美。或曰:子常以丈夫功业自许,今则肆情于一花,无乃犹有儿女之心乎?余应之曰:吾子独不见张荆州之为人乎?斯人信丈夫也。然吾观其文集之首,有《荔枝赋》。焉。荔枝信美矣,然亦不出一果尔,与牡丹何异哉?但问其所赋之旨何如,吾赋牡丹何伤焉,或者不能对,余遂赋以示之。

  圆玄瑞精,有星而景,有云而卿。其光下垂,遇物流形。草木得之,发为红英。英之甚红,钟乎牡丹。拔类迈伦,国香欺兰。我研物情,次第而观。

  暮春气极,绿苞如珠。清露宵偃。韶光晓驱。动荡支节,如解凝结,百脉融畅,气不可遏。兀然盛怒,如将愤泄。淑色披开,照曜酷烈。美肤腻体,万状皆绝。赤者如日,白者如月。淡者如赭,殷者如血。向者如迎,背者如诀。坼者如语,含者如咽。俯者如愁,仰者如悦。袅者如舞,侧者如跌。亚者如醉,曲者如折。密者如织,疏者如缺。鲜者如濯,惨者如别。初胧胧而下上,次鳞鳞而重叠。锦衾相覆,绣帐连接。晴笼昼熏,宿露宵袌。或灼灼腾秀,或亭亭露奇。或飐然如招,或俨然如思,或希风如吟,或泫露如悲。或垂然如缒,或烂然如披。或迎日拥砌,或照影临池。或山鸡已驯,或威凤将飞。其态万万,胡可立辩?不窥天府,孰得而见?

  乍遇孙武,来此教战。教战谓何?摇摇纤柯。玉栏风满,流霞成波,历阶重台,万朵千棵。西子南威,洛神湘娥。或倚或扶,朱颜色酡。角炫红釭,争颦翠娥。灼灼夭夭,逶逶迤迤。汉宫三千,艳列星河,我见其少,孰云其多。弄彩呈妍,压景骈肩。席发银烛,炉升绛烟。洞府真人,会于群仙。晶荧往来,金釭列钱。凝睇相看,曾不晤言。未及行雨,先惊旱莲。公室侯家,列之如麻。咳唾万金,买此繁华。遑恤终日,一言相夸。列幄庭中,步障开霞。曲庑重梁,松篁交加。如贮深闺,似隔窗纱,仿佛息妫,依稀馆娃。我来观之,如乘仙槎。脉脉不语,迟迟日斜。九衢游人,骏马香车。有酒如渑,万坐笙歌。一醉是竞,孰知其他。我案花品,此花第一。脱落群类,独占春日。其大盈尺,其香满室。叶如翠羽,拥抱栉比。蕊如金屑,妆饰淑质。玫瑰羞死,芍药自失。夭桃敛迹,秾李惭出。踯躅宵溃,木兰潜逸。朱槿灰心,紫薇屈膝,皆让其先,敢怀愤嫉?

  焕乎!美乎!后土之产物也。使其花如此而伟乎,何前代寂寞而不闻?今则昌然而大来。曷草木之命,亦有时而塞,亦有时而开?吾欲问汝,曷为而生哉?汝且不言,徒留玩以徘徊。

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  古代人谈论花,从未对牡丹加以赞许,是因为它隐避深山,独自幽静的开放,不被显贵者所知。牡丹花又是怎样遇到赏识的呢?武则天皇后的家乡西河,有很多僧、道居住的房屋,那里低洼的地方有牡丹花,它的花特别杰出。武则天皇后感叹上林苑中缺少它,便命人将牡丹移栽入上林苑。从此京城洛阳的牡丹便一天天兴盛起来。从宫中到官府衙,向外发展到士大夫及百姓家里,处处都广为栽植,多得像长江黄河、淮河、济水四条大河流向大海的水,不知到何处停止。每到暮春时分,游览、观赏牡丹的人如痴如狂,成为国都洛阳的一大盛事。如今的文人墨客大都用歌或诗来吟咏牡丹的形象,从没有用赋来写它的,独自我用赋来写它,来穷尽它的美好。或许有人会问:先生常以自己有大丈夫建功立业、报效国家的报负而自负,却纵情于一花,未免有些儿女情长吧?我回答他说:先生难道没有看到张荆州的为人吗?这人真是大丈夫了,但我却在他文集的开头看到了《荔枝赋》。荔枝确实很美了,然而也不过是一种水果罢了,同牡丹有什么不同呢?关键看他赋的意图怎样。我写牡丹又有何不妥呢?他也许无法对答。我于是写了这篇赋给他看。

  天上的祥瑞灵气,有星才有星光,有云才有祥云的光芒。祥瑞的星云之光下射,遇万物而成为各种形状。花草树木得到它,便会开出红花;花中最红的颜色,全都是聚集在牡丹上,它远远超越同类,其国色天香更在兰花之上。

  我仔细观察,依次了解:阳春三月,地气充沛,花苞珍珠般青翠。虽经一夜露水,朝阳却把它们驱退。枝节在春风中荡漾,仿佛化解了凝固的心结。脉络融会畅通,气势不可阻遏。突然旺盛充盈,似乎将要狂泻。明媚的阳光打开花苞,照在她身上多么热烈。完美细腻的肌肤体态,万般形容都皆叫绝。红的似朝阳,白的如皓月;淡雅类素土,浓烈胜鲜血;相向犹迎娶,相背同诀别。开放的像在谈笑,含苞的像在咽噎;俯视的似有无尽愁绪,仰望的似有无限喜悦;缠绕的似在起舞,侧身的似将摔跌;靠着的如在沉醉,弯着的如受挫折;密集的似是巧织,疏离的似有亏缺;鲜艳的如经洗涤,惨淡的如相离别。隐约初看,上下错落;依次细观,鳞比层叠。如锦缎软被覆盖,似绣花罗帐连接。日受阳光笼罩熏陶,夜经甘露沐浴净洁。有的灼灼明丽,秀色可餐;有的亭亭玉立,奇特莫测。有时摇曳,像在招手;有时雅静,似在想谁。有轻风拂来,如在吟唱;有露珠滴下,如在悲切。细雨霏霏,她如珍珠挂怀;阳光灿灿,她如彩绸在披。堆砌园圃里,簇拥以迎朝日;光临清池边,倩影以比明月。或像驯养之山鸡,令人可爱;或像威仪之凤鸟,展翅将飞。形态种种,哪可立刻辨别。不游皇家林苑,谁能见得这些。忽觉疑似孙武,前来教练战列,教的都是何人?纤柔宠姬嫔妃。玉砌雕栏站满,如霞波飘逸。层层阶台遍布,不知万朵千堆。有如美女西施,有如佳人南威,有如洛河女神,有如湘江娥妃。或倚负,或扶携,个个红颜佳色。在宫殿,竞奇斗艳,争宠献媚。娇艳妖娆,缠绵徘徊。犹如那汉宫里,三千佳丽,又恰似银河中,群星争辉。这光景,我见得少;有谁说,他见多回。那真色彩纷呈,人们挨肩擦背。桌台烛光闪烁,香炉紫烟腾飞。恰似神人洞府,群仙聚会。装饰晶莹耀眼,满堂生辉。塑像凝神注目,互不理会。犹未下雨,望雨莲花早准备。公侯人家,成群结队;不惜重金,来此一会。消遣终日,异口同声赞美。庭中挂着屏帐,张开霞帏。曲折廊庑,粗壮梁柱,苍松翠竹,交相映辉。犹似豪门秀女,藏在深闺。隔着紫帐,仿佛西施馆娃,又像桃面息妫。我来观赏,如坐木筏登天河。从早到晚,无言脉脉。各路游客,乘坐骏马豪车。酒如渑水长流,万人笙歌荡回。但求一醉,哪知牡丹品格!我论花之品位,牡丹堪称花魁。超越各种花卉,独占春光明媚。体态丰盈,馨香四溢。翠叶如孔雀羽毛,层层抱拥;花蕊似金粉装饰,气质华贵。玫瑰羞得要死;芍药自失品味;妖冶桃花收了踪迹;洁白李花惭愧而去;杜鹃连夜溜走;木兰暗中逃逸;朱槿心灰意冷,紫薇屈膝败退。全被牡丹占先,怎么可能不忌恨,怎么可能能不谤毁。

  真漂亮啊,真美丽啊!这大地所产之物,即使牡丹这样奇美,也为何以前冷清,无人问津,如今这般兴盛,大量流行?难道草木命运之门,也有时阻塞,有时打开?我想问你,为何而存在?你却不回答,只顾留恋徘徊。

注释

与:赞许。

遁:隐避。

幽:幽静。

何遇:指仕丹花如何遇到赏识的。

天后:即武则天,唐高宗永徽六年(年)立为皇后,参预朝政,上元元年(年)加号“天后”。

西河:古代指西部地区南北流向的黄河为西河,今山西、陕西界上自北而南一段。武则天家乡在并州文水(今山西文水东),地处西河。

香精舍:指僧人、道士烧香诵经,修炼居住之所。

上苑:皇家园林,又称上林苑,即隋东都西苑、唐东都上苑,唐时在洛阳府城东,以花著称。唐诗中有“春游上林苑,花满洛阳城”、“辇路生秋草,上林花满枝”之句。《全唐诗》卷五则天皇后诗注:“天授二年腊。卿相欲诈称花发,请幸上苑,有所谋也。许之,寻疑有异图,乃遣使宣诏云:‘明朝游上苑,火急报春知。花须连夜发,莫待晓风吹。于是凌晨名花布苑,群臣咸服其异。”或云在今洛阳市南龙门山北花子寨村。[]

有阙:即有缺,指缺少牡丹。

京国:指洛阳。年武则天代唐称帝曾定都洛阳。

武则天移植牡丹于洛阳上苑

武则天移植牡丹于洛阳上苑

寖(qìn)盛:渐渐兴盛。

禁闼(tà):犹禁中。闼宫中小门。古时帝王居处门禁严,不是侍御相亲信之臣不得入内。

洎(jì):到。

士庶:指土大夫阶层和庶民百姓。

四渎:古代对四条独流人海的大川的称呼,即“长江”、“黄河”、“淮河”、“济水”的合称。

形容:即形象。

极其美:尽力描写牡丹的美。极,穷尽。

或曰:有的人说。这是作者虚设之词。

子:这是对作者的尊称。

丈夫功业:古代指男子应当理功立业报效国家。

肆情:纵情。

张荆州:指唐玄宗时宰相张九龄,他为人正直敢盲,后被李林甫排挤罢相,眨为荆州长史,所以后世称之为张荆州。曾作《荔枝赋》。

文集:指张九龄的诸文集《曲江集》。

旨:意旨,主自、意图。

圆玄:指天。古人认为天圆地方,所以用“圆”作为天的代称。《淮南子·本经训》,“‘戴圆屈方’。注‘圆,天也。’”《易·坤》:“天玄而地黄。”后称天为“玄。瑞精:祥瑞的灵气。古代称生成万物的灵气。

景:犹景光,指明亮的霞光。

卿:即卿云,—种彩云,古人以为是祥瑞之气。

其光:指祥瑞的星云之光。下垂,向下流。

流形:流布成形。这句是说天地祥光云气流行,遇万物而成各种形体。

红英,即红花。

钟:聚集。

拔类迈伦:超出于同类(指百花)之上。迈,超过。

国香:“国色天香”的省称,形容牡丹花否色可认花卉。欺兰:指压倒兰花。

研:研究、审察。物情:物理人情

次第:依次。

极:协犹尽。这句是说暮春生气将尽的时候。

绿苞:指牡丹的花苞。苞,花未开时包着花朵的变态叶。

“清露”二句,这两句是说夜晚的清露使它安卧,早属的春光催动它生长。偃:卧。韶光:美好的时光,指春光。驱,驱赶,这里是催促、催动的意思。

枝节:指牡丹的枝叶。这两句是说牡丹摇动着枝叶,好象从凝结的状态里解放出来。

百脉:指牡丹的枝条叶脉。融畅:通畅。这两句是说牡丹枝汾通畅,生气勃勃,不可遏止。

兀然:犹忽然。这两句是说牡丹忽然之间花叶怒放,好象要发泄愤怒。

淑色:犹美色。披开:散开,指牡丹花散放开美丽的色彩。

“美肤”二句:形容牡丹体貌美丽、细腻,千姿万状,都很绝妙。

赭(zhě):赤褐色。

殷:赤黑色。

向者:指朝看人的牡丹。

诀:长别。

坼(chè):指花瓣裂开的牡丹。坼:裂开。

褭(niǎo):即“袅者”,指动摇不停的牡丹。

亚者:指低垂的牡丹。亚:通“压”。

曲者:指枝条弯曲的牡丹。折:折腰,弯腰行礼。

疏者:指枝叶稀疏的牡丹。缺:指肢体缺陷。

惨者:指颜色暗淡的牡丹。

初胧胧:指初放的牡丹色泽还是暗淡的。胧胧:暗淡的样子。上下:指或高或低地开放。

次鲜鲜:指牡丹接续者开出色彩鲜艳的花朵。次:第二,引申为“随跟着”。重叠:指花朵重歪叠叠地开放。

“锦衾(qīn)”二句:牡丹花将开放时惧烈风酷日,必用高幕遮日,才能使花时耐久。此指用锦隶绣帐做成幕帐遮覆牡丹。

晴笼昼熏:指白昼的日光笼罩和照射看牡丹。笼:笼罩,指日光如笼之罩于万物之上。晴熏:指日光照射。

宿露:隔夜的露水。寰(yT):通“浥”,润湿。

灼灼:鲜明的样子。腾秀:升发秀色。腾:升。

亭亭:耸立的样子。露奇:显露奇姿。

飐(zhǎn)然:风吹物颤动的样子。

俨然:端庄的样子。

泫露:滴露。泫:水滴下的样子。

垂然:形容花枝低挂的样子。缒:将东西系在绳子上坠下去。

烂然:形容花色光彩鲜丽的样子。披:散开。

拥砌:围看台阶。拥:环抱、围着。

威风:古代传说凤有威仪,即端庄的容止,所以叫威凤。

天府:皇家的仓库,这里特指皇家育养花卉的内府。

孙武:春秋时代的军事家,齐国入,著有《孙子兵法》。《史记·孙子吴起列传》载有孙武教练吴王阖庐的宫中美女的故事

纤柯:指纤柔的花枝。

玉栏:指花园四周玉砌的栏杆。

流霞:指牡丹花色泽鲜丽,象流动的彩霞。

历阶句:经过台阶直至层层高台之上,长着万朵千棵的牡丹。历:经过。重台:层台。窠通“棵”。

“西子”二句:比喻牡丹象美女仙子。西子:西施。南威:南之威的省称。此二人传说为春秋时代的美女。

洛神:洛水女神,湘娥,湘水女神,传说舜的二妃娥皇、女英,听到舜南行死于苍梧,二妃南望痛哭自投湘水而死,遂成湘水之神。

洛神湘娥

洛神湘娥

朱颜:指女子美好的容貌,这里比喻牡丹花。酡:钦酒脸红。

“角炫(xuàn)”二句这两句是说牡丹象美女一样在红灯照耀下争艳。角炫:较量、炫耀。红釭(gāng):红灯。翠娥:美入之眉。这里指代美女。

灼灼:形容花朵鲜明的样子。妖妖形容姿态抚媚的样子。

逶逶迤迤:形容牡丹花弯弯曲曲延续不绝的样子。

“汉宫”二句形容牡丹象汉宫中艳丽的三千宫妃,排列得如银河群星灿烂。星河:银河。

“弄彩”二句形容牡丹呈现出艳丽的色彩,并肩而立,使日光无色。压景:压倒日光。

绛(jiàng)烟:白烟。

洞府:道教所谓神仙居住的地方。真人:道家称修养纯真本性的得道之人。“洞府”二句是牡丹盛开如得道真人与群仙聚会。

晶莹:光亮闪烁的样子。

金釭(gāng):古代宫殿壁带上装饰的金环。壁带是墙壁小的横木,露出墙外形状如带。列钱:指全环里面镶者玉石,排列在璧带上象一贯钱似的。

晤言:对面交谈。

旱莲:药草名。形容牡丹之娇美。

公室侯家:泛招王侯府第。

列之如麻:指陈列牡丹象麻林一样。

“咳唾”二句:指王侯们挥霍万金买取牡丹盛放的繁华景象。咳唾万金原文见于东汉赵壹《刺世嫉邪赋》,愿意是唾口吐沫也被人们视为万金一样贵置。这里是用做开口就是万金,挥霍无度的意思。

“遑恤”二句,终日闲暇照顾牡丹异口同声地夸赞它。遑,闲暇。恤:体恤,照顾。一言:众口一词。

列幄:摆列起帐篷,用来给牡丹蔽阳。

步障:给牡丹遮蔽风尘的一种屏幕。开霞:指步障色彩华丽像彩霞铺展。

曲庑:捐厅堂四周的廊屋。曲:环绕。重梁:指屋梁重叠的房屋,即楼阁。

:松篁:即松竹。交加:指松竹的阴凉交互遮蔽在牡丹上。加:施加.

“如贮”句:形容牡丹象深藏闺中的女子。

息伪:春秋时代息侯的夫人,妫(guī)姓。传说楚文王灭息,虏获息妫而归,息妫因亡国之痛,与楚文王不通言语。因为她面若桃花,又称“桃花夫人”。

馆娃:指西施。吴王夫差为西施曾在姑苏(今江苏苏州市)西南灵岩山上建造馆娃宫。

仙槎:古代神话中仙游天上的木筏。槎:木筏。汉代传说天河与海相通,有入曾乘槎到天河遇见牛郎织女。(见晋张华《博物志》三)

九衢:四通八达的道路。

有酒如渑:语出《左传·昭公十二年》:“有酒如渑,有肉如陵。”意思是有酒如渑水长流,有肉如堆成的小山冈。

案:考察。花品:指花的品种与等级。

脱落:犹脱略,轻慢,不受拘束。群类:指群花。

:盈尺:一尺多长。此指牡丹花。

翠羽,翡翠鸟的羽毛。

比栉(zhl):犹栉比,形容牡丹叶子密接相连,像梳齿般排列。

淑质:美善的品质

自失:茫然无所措。

“夭桃”、“秾李”:比喻年少美貌。语出《诗经·周南·桃夭》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《诗经·召南·何彼秾矣》:“何彼秾矣,华如桃李。”

踯躅(zhízhú):是杜鹃花的别名,又名映山红。

朱槿:即扶桑花。

焕:鲜明、光亮,此处指牡丹花的光彩显赫。

昌然:兴盛,繁荣的样子。来,语气助词,相当于“咧”。

留玩:流连,玩赏。



赏析

  《牡丹赋》的写作时间可能是大和六年至九年(公元832~835年)的暮春时节。大和五年至八年夏,舒元舆以著作郎分司东都,与李训过从甚密。大和八年李训入朝,与郑注等人密谋诛杀宦官,得到皇帝信任。在逐渐把握朝政之后,李氏召舒元舆入朝,舒氏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仕宦通显,很快由左司郎中升迁至刑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大和九年十一月,李训等谋诛宦官之事败,舒元舆与李训、郑注、王涯诸人一起死于“甘露之变”。

创作背景

  舒元舆是为牡丹作赋的第一人。后世将牡丹推为国色天香、花中之魁,此赋功不可没。此赋以拟人手法,频频采用排比句式,极尽铺陈渲染之能事,从不同的时空、不同的角度,将牡丹的形色神韵摹写得淋漓尽致。

  全文除“序”交代作赋来由外,可分作五个大段。第一大段写牡丹集大自然之精华,具出类拔萃之美:“英之甚红,钟乎牡丹。拔类迈伦,国香欺兰。”作者首先描绘出静态的牡丹形象,给人关于牡丹的第一印象。写牡丹静态肖像,无非形色。但作者的手法显示了他的不凡:在时、空中为牡丹着色定位。

  第二大段是《牡丹赋》的重点,又分作四层。第一层写牡丹从含苞到盛开的情景:“暮春气极,绿苞如珠”,“淑色披开,照曜酷烈。美肤腻体,万状皆绝。”先写时间流动中的壮丹:暮春时节“绿苞如珠,清露宵似,韶光晓驱”,以及“淑色披开,照暇酷烈”。流动变化中的牡丹,比较概括,略显抽象;第二层以拟人手法写牡丹的形和色,连用十八个排比句,如“向者如迎,背者如诀;坼者如语,含者如咽;俯者如愁,仰者如悦”,将牡丹写得情态万千,栩栩如生;继而又连用十二个排比句,如“或带风如吟,或泣露如悲”,“或迎风拥砌,或照影临池”,将牡丹写得情切切、意绵绵的是解语之花。接着腾出笔墨细写空间中形态。先写色:五色缤纷,七彩斑斓。再写形:各具其态,各异其趣。然后又用几乎是重复的手法加固第一次笔最给人的印象:给我们一个鲜明的牡丹群像。静态很美。动态如何?描绘牡丹如吴宫美女“闲静如娇花照水,行动似细柳扶风”。其实动态更胜于静态。一阵风来,各种色彩融为一片,灿若流霞;风搅动了香气,入鼻即醉。这风中摇摆的千万朵牡丹,在动中不唯别具情态,还给人争奇斗艳、互不相让的感觉。一个个真如画中仙子,飘然欲下,美目流盼,莺歌宛转,香汗淋漓,娇喘吁吁,可摸可触。这是第二次动态处理。以上只是牡丹的外在形态之一,是天下古今人眼中牡丹,不是唐人眼中牡丹,故作者用另副笔墨写了被唐人宠爱的牡丹:在那里,牡丹被“列恨”、“步障”、“曲庞垂梁”保护起来,还有“松幕交加”。这倒有些像宫中美人,虽无天地间的生气、却多了天地间所无的富贵、妩嫦、娴朴、纤弱。因前已有充分铺排渲染,故此处牡丹写得虚,这正符合牡丹环境,有雾中观花,隔纱望影的妙趣。第三层则用西施、南威等美女和洛神、湘娥等女神比况牡丹的风采神韵:“玉栏风满,流霞成波”,“或倚或扶,朱颜已酡。”第四层写夜间牡丹之美:“席发银烛,炉生绛烟”,“晶荧往来,金钮列钱”,“未及行雨,先惊旱莲”。

  牡丹的内在品质,是作者的最后处理。写淑质,不人化拔高,还是从它的自然形态着手。写叶、写蕊、写枝、写态,又从其它花的比较中写出它的不凡品质。这里写淑质与前牡丹的外在形态比显然要逊色得多,这恐怕与牡丹并无奇特品质可言有关:无玫瑰之长开不衰,无秋菊之凌霜怒放,更无莲花之灌清涟而不妖、出污泥而不染,它只是以外在的富丽取胜,而外在形态在前已有足够描攀,故从旁渲染虚写。从序看,作者写牡丹是有顾虑的。有顾虑还要写,可见其对壮丹之美感受极深。作者曾感叹无人赋牡丹,其实不然,就在他的同时代,便有李德裕的 《 牡丹赋 》 。李赋明显逊于舒赋。不是功力不如,而在于态度用力不同。李赋是游戏文字,为补文坛空白(李赋序亦云无人赋壮丹);舒元舆却在牡丹中倾注着自己的人生理解和对未来的期望。牡丹在唐代被发现,随之风靡京都,顺倒朝野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这就是它富丽大度的形象正吻和唐人丰满繁华的审美理想,它的形态与盛唐之气合拍,作为唐代士大夫,作者不会例外,然而更让作者动心的不是牡丹的外在形态,而是它由边鄙无人赏识的野花,一跃而身价百倍的际遇。作者对此有过思考,并且这思考和他的人生信念一致:一物一人,能否不被埋没而有所作为,不在于出身高低贵贱,而在于自身的才质:是牡丹总会被人厚爱。作者虽出身贫寒,却“自负其才,锐于进取” , “常以丈夫功业自许”,并且从写斌的当时看,作者的才能并未被充分的认识,因此,他从牡丹的际遇看到的是自己的处境与将来,他从牡丹的品质形象看到的是自身的不凡才其,他是充满激情和对未来的信心在讴耿牡丹。因此,牡丹既是唐人眼中牡丹,又是作者心中牡丹;既是天地间一客体,又是作者感情理念的载体。这样牡丹就既有艳丽之形.又有浓厚的人情味,这就难怪此赋轰动一时,后来还触动得唐文宗感慨流泪了。

  第三大段写“公室侯家”和“九衢游人”观赏牡丹的盛况。第四大段中连用八个排比句写牡丹艳压群芳:“玫瑰羞死,芍药自失,天桃敛迹,辕李惭出,踯躅宵溃,木兰潜逸,朱槿灰心,紫薇屈膝。”第五大段则寓物抒情,点明本赋题旨:“何前代寂寞而不闻,今则昌然而大来!曷草木之命,亦有时而塞,亦有时而开?”据《新唐书·舒元舆传》载,作者被害之后,文宗观赏牡丹,凭栏吟诵此赋,竞至泣下沾衣,亦得以见其感人至深之一斑。



舒元舆

  舒元舆(791-835)字升远。婺州东阳上卢泉塘北人(又说浙江婺州兰溪垷坦人),其先祖曾任东阳郡守,祖父舒缜,授兰溪医学学训导、学正父敬之,母薛氏,其为长子。唐代大臣、诗人,唐元和八年(813)进士,初仕即以干练知名。曾任刑、兵两部侍郎,唐文宗时期两位宰相之一(兰溪历史上第一位官至宰相的人),另一宰相为李训,擅长写文章,有著作《舒元舆集》等,有作品被收录于《全唐诗》。舒元舆曾作《牡丹赋》,时人认为写得好。后来唐文宗赏牡丹时,吟诵其中词句,为舒元舆落泪哀悼

作者:heiyirenjia分类:咏物浏览: